“禮贊70年”系列報道之二十六
從進京趕考到走好新時代的長征路

來源:      發布時間:2019-08-26

  1963年,國防部授予八連“南京路上好八連”稱號。這是八連戰士在執勤中幫路上的菜場職工推車。唐載清 攝

  國測一大隊自1954年成立以來,先後六測珠峰、兩下南極、數十次深入西藏無人區,徒步行程超過6000萬公裏。這是測繪隊員2005年5月從海拔5200米珠峰大本營向海拔6500米進發。(資料圖片)

  1949年3月23日,黨中央從西柏坡動身前往北平。臨行前,毛澤東說:“今天是進京的日子,進京趕考去。”

  周恩來回應:“我們應當都能考試及格,不要退回來。”

  毛澤東說:“退回來就失敗了。我們決不當李自成,我們都希望考個好成績。”

  毛澤東提出的進京趕考,與曆史上任何進京趕考都不同。奪取全國勝利,這只是萬裏長征走完了第一步,建設、治理國家的路還很長,更艱苦、更偉大。能不能跳出“其興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”的曆史周期率,是黨在全國執政後面臨的嚴峻考驗。

  上海解放後,人民解放軍上海警備區三營八連進駐南京路負責警備工作。當時的南京路,高樓林立,飯店、百貨商場、歌廳影院雲集。有人斷言,在南京路這口“大染缸”,“共産黨紅著進來,將黑著出去”。

  進駐南京路之前,八連黨支部多次明確,大家是去做艱苦的工作、複雜的鬥爭,而非享樂閑逛。但時間一長,情況出現了變化:有人三番五次請假外出,有人在集合時慢慢騰騰,一名戰士竟連背包也不打了。這引起八連首任指導員張成志的警惕,他在黨支部會議上提出:南京路是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,來到這裏我們就沒有退路了,“要讓全連保持高度的警覺性,決不能吃敗仗”。

  警醒之後的八連戰士,再沒有懈怠過放松過。

  大雨天,哨崗上,只要後退一步就是屋檐,戰士陶元岐卻甯願站在風雨中,以便不受阻礙地觀察情況;戰士顧永良,發現有人把一件雨衣披在他的身上,他連聲道謝,卻首先用它遮住身上的武器。連長張繼寶打的草鞋,指導員王經文蓋了十多年的被子,從敵軍手中得來的行軍鍋,反映著八連的好作風。

  1963年,國防部授予八連“南京路上好八連”稱號。榮譽接踵而至,也帶來新的考驗。

  當時電台經常播放歌曲:“好八連,八連好,八連紅旗舉得高。”八連戰士有時也跟著節拍哼唱。支部會上,指導員指出:“我們怎麽能自己唱自己好的歌,我們要謙虛,要向人民學習。”此後,八連和人民群衆聯歡拉歌的時候,群衆唱“好八連,八連好”,八連就唱“學習雷鋒好榜樣”和“接過雷鋒的槍”。

  一次,八連一位戰士在要寄出的信封上寫下“南京路上好八連某某寄”,被指導員看見了,他嚴肅地說:“八連好不好,要由黨和人民評定,我們沒有權利自稱‘好八連’。”司務長補充道:“如果我們躺在‘好’字上,那就肯定地不‘好’了。”

  幾十年如一日,八連經受住了人民的“考試”。在上海人看來,八連就是“爲人民”的代名詞。而在第二任指導員王經文眼裏,“好八連”有四種精神沒有變:聽黨話、跟黨走的軍魂不變;爲人民服務的精神不變;艱苦奮鬥的思想不變;“拒腐蝕,永不沾”的精神不變。

  改革開放開啓了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長征之路。推進改革開放的過程,也是解放思想、與時俱進,突破利益固化藩籬和化解各種矛盾的過程,考驗著我們能否始終保持一種革故鼎新、一往無前的勇氣,一種善于創造性思維、善于打開新局面的銳氣。“趕考”精神被賦予新的時代內涵。

  華西村是江蘇省江陰市的一個普通小村莊,也是聞名全國的“天下第一村”。

  “只要心髒不停,就要腳步不停、腦子不停、事業不停、爲人民服務的思想不停”。在村黨組織書記吳仁寶帶領下,華西村1988年率先成爲“億元村”。到1991年底,已創辦大小企業20多家,年産值5億元。

  “通知開會。”1992年3月1日淩晨兩點多,吳仁寶拿起了電話。當時鄧小平南方談話內容還未傳達到基層,但《深圳特區報》刊載的8篇評論文章引起了吳仁寶的注意,他意識到,這些文章傳達的是鄧小平談話的要點。反複揣摩後,他等不及天亮,立即召開華西村黨委緊急會議。

  淩晨三點,人到齊了。吳仁寶說:小平南方談話將引起中國新一輪大發展,現在我們重點談一談,下一步該怎麽抓住機遇,怎麽解放思想。經過討論,黨委班子做出動員一切資金,加快經濟發展的決定。第二天起,華西村的幹部群衆分頭行動,購買鋼坯、鋁錠、電解銅等原材料。

  不久,南方談話精神正式傳達到基層,全國掀起加快經濟建設的熱潮。低價購買到的原料,爲華西村節省了近億元成本,更贏得新一輪改革先機。

  成績面前,華西村“不敢停步,只能前進”。1993年,引進一批大型中外合資項目後,華西集團公司成立;1999年,“華西股份”在深交所上市,成爲“中國農村第一股”;進入新世紀,華西通過關停高能耗企業,加大傳統産業技術改造,拓展新産業等方式轉型發展。

  改革開放四十年,無數銳意改革的共産黨員帶領人民大膽地試、勇敢地改,幹出了一片新天地。

  進入新時代,盡管我們取得了巨大進步,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、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,但面臨的挑戰和問題依然嚴峻複雜。奪取具有許多新的曆史特點的偉大鬥爭新勝利,我們還有許多“雪山”“草地”需要跨越,還有許多“婁山關”“臘子口”需要征服。

  國家測繪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測量隊(國測一大隊)成立于1954年,主要從事大地測量工作,先後完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地原點建設、國家衛星定位網布測、珠峰高程測量等任務,爲三峽工程、青藏鐵路、西氣東輸、南水北調等重大工程提供了測繪支撐。

  隨著國家測繪基准體系基礎建設工作臨近尾聲,測繪服務需求日益多元化,大隊加快了轉型升級步伐。2016年4月,應急測繪中心在國測一大隊挂牌;8月,新技術應用部成立。

  “我們引進的航空重力測量系統搭載在飛機上,可以測量人迹罕至的高山區、無人區和大海;引進的機載三維激光掃描系統,可對地面進行高精度三維掃描和拍照;引進的聲呐測深系統,可以對江河湖海水下地形全覆蓋掃描。”大隊新技術應用部主任陳真說。

  改變的是技術和裝備,不變的是精神和作風。

  航空測繪,飛行高度接近4000米,作業需要機艙內外部連通,沒有加壓艙、吸氧機,顛簸且低溫。航飛員趙越、鄭文科一次在雲南昭通上空飛行,在嚴重暈機情況下堅持11個小時。飛機降落,趙越因暈倒被送往醫院。

  2016年底,國測一大隊購置了無人機。“80後”程小凱帶領一批“90後”隊員,駐紮在無人曠野,頂烈日、冒嚴寒,枯燥地重複著每一個訓練動作。“原本1年的訓練計劃,我們用半年時間完成了。”

  1991年出生的何子豪剛剛入職,就被派往甘肅西部進行爲期5個月的水准測量,每天頂著接近40度高溫,扛著15公斤重的儀器行走在沙漠戈壁。

  2015年是我國自主完成珠峰高程測量40周年,參加當年任務的6位老隊員、老黨員給習近平總書記寫信,彙報了國測一大隊的發展曆程和年輕一代薪火相傳的奮鬥足迹。同年7月1日,習近平總書記回信,用“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”對廣大黨員提出希望:要始終在黨愛黨、在黨爲黨,心系人民、情系人民,忠誠一輩子,奉獻一輩子,以自己的實際行動,團結帶領億萬人民爲實現“兩個一百年”奮鬥目標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而共同奮鬥。

  時代是出卷人,我們是答卷人,人民是閱卷人。中國共産黨的“能”,就體現在不論時代主題如何變化,都始終堅持“趕考”精神,把人民對我們黨的“考試”、把我們黨正在經受和將要經受各種考驗的“考試”考好。不論事業發展到哪一步,取得了多大成就,都始終堅持偉大長征精神,走好每一代人的長征路。這是何等的精神氣質、價值追求。

  趕考遠未結束,長征永遠在路上。(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郝思斯)

責任編輯:吉林省紀委省監委網站